当前位置:读书族小说网>书库>都市青春>抬龙棺> 第三百八十九章:不死之身

第三百八十九章:不死之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你他娘的到底想干什么?”

    画面上,小俞五挣扎着爬起来,满嘴是血,朝着人贩子的车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而他的母亲还在背后一脸贪婪的笑容数着手上的钞票,对自己的儿子跑远了视而不见。

    然而我已经没有心情去看后面的内容了,转过头来看纣晨,我知道其他人现在经历的虽然各有不同,但是肯定都不会好过,纣晨给我看这些,明显就是想要拿来威胁我。

    纣晨咯咯笑道:“你还真是个急性子啊,还有不少好戏可以看呢,我可以陪你慢慢看,你这么着急是做什么?”

    我忍着怒气道:“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我就是一个普通人,要杀要剐随你便就是,拿我兄弟来威胁我,到底想干嘛?”

    “哼。”纣晨忽然轻哼了一声:“要是能杀你,你以为你还能活到现在?”

    我闻言微微一愣:“什么意思,以你的实力,想杀我难道还做不到?”

    纣晨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冷淡下来,一挥手,空气中的画面消失了,接着后面墙壁上的彩绘之中,一具皮肉早已经消失殆尽的骷髅鬼怪,手上抓着长枪,跳了下来。

    我警惕的后退了一步,却见那骷髅鬼怪从只剩骨头的嘴中发出了一声怒吼,然后直接就将手上的长枪投了过来。

    我没料到这一下,还没来得及闪避,就感觉腹部一痛,整个人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带着不由自主的往后飞起,是那长枪投中了我的腹部,然后连带着我一起飞了出去,只听后面一声脆响,我整个人的身

    体都停在了半空中,似乎是被长枪钉在了另一面的墙壁上。

    巨大的痛苦让我不由自主的痛吼起来,但是这痛苦来得快去的也快,短短几秒钟,我的意识就再次清醒过来,发现自己仍然在半空中。

    低头一看,那长枪的枪杆还是穿在我的腹部,但是却没有半点鲜血流出,我也感受不到半点疼痛。

    “这是——怎么回事?”

    我一时间有些愕然,明明被长枪钉穿了,我却什么事都没有?

    我疑惑的看向宝座上的纣晨,纣晨看着我,脸上露出了一丝像是厌恶的神色,撑着下巴看着半空中的我,用慵懒的语调开口道:“你能先下来再说话么?”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这被钉在墙上的姿态很尴尬,于是就挣扎了两下,想要下来,但是这一挣扎才发现更尴尬,因为我是被横穿了腹部钉在墙上,双脚离地停在半空中,整个身体都靠着横穿腹部的枪杆

    支撑,前后都摸不着东西,挣扎也下不来。

    看了看从我腹部前面还露出足足有半米多的枪杆尾部,我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儿臂粗的实木枪杆,觉得我恐怕没有空手把枪杆拧断的能力,只好抓着露出的枪杆,将自己的身体往前移,通俗点

    说,我想要把自己从枪杆上撸下来。

    然而不动的时候一点感觉没有,这一撸起来,枪杆和腹部的肌肉撕扯,马上传来了足以让人昏厥的剧痛,我这辈子还从来没这么痛过,我花了足足十分钟才咬着牙齿把自己往前撸了二十公分,浑身都

    已经被汗浸透了。

    奇怪的是,明明疼的我想要骂娘,却依然看不到半点鲜血流出来,而且我的意识很清醒,也没有受伤的感觉,就仅仅是痛而已。

    我又花了几分钟把自己往前撸了几公分的时候,宝座上的纣晨已经开始打哈欠了,最终还是看不下去似得一挥手,我腹部的枪杆就化作了一缕黑烟消失了。

    我身体一沉,落在了地上,然后马上看了看自己的腹部,发现果然还是没有丝毫伤口。

    “你他娘的能把我弄下来倒是早点啊。”我花了十几分钟的努力都白费了,忍不住对纣晨抱怨了一句。

    纣晨讥讽笑道:“如果可以,我倒是想要把你永远串在上面,给我的宫殿做装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看纣晨这么久也没提到重点,只好把疑惑的目光看向了一边的杜子仁,希望他能给我解答一下疑惑。

    刚才也好,还有之前我被那鬼怪掏出心脏也好,毫无疑问都不是幻觉,我身上破碎的衣服可以证明这一点,可是我现在为什么还毫发无损?

    杜子仁凝视着我,喃喃道:“真是奇迹,想不到天地造化,竟然生出了你这样的存在。”

    “你能别卖关子了么?”我都快哭了,下面楚思离还不知道什么情况了,我哪有心情和这两个几千年的老鬼在这闲扯淡猜哑谜啊。

    杜子仁叹了口气,看着我道:“记得我之前说过吧,和其他两个同样无命之人比起来,你很弱。”

    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知道我很弱鸡,你能不能不要老是重复。”

    杜子仁摇头道:“虽然你很弱,但是现在你体内的这无数阴魂,将你的身体鬼化之后,再进入这上古鬼界,却又发生了奇妙的变化。”

    “什么变化?”我忍不住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就是我被杀了却没有死?”

    这句话我说的很是别扭,什么叫做被杀了却没有死。

    杜子仁淡淡道:“你现在处于一个很奇怪的状态,你因为体内的阴魂鬼气,将身体半鬼化,可以说是介于人鬼之间的存在,同时与体内的无数阴魂也开始渐渐融合,要比方的话,你就像是一个由无数鬼

    魂组成的生命体。”

    “那是什么玩意?”我不明所以。

    杜子仁继续道:“鬼魂本来就是属于鬼界的存在,所以现在的你可以不用做任何准备,就进入这罗酆山之中,不会受到罗酆山鬼气的影响。”

    “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杜子仁问我:“人死后会变成鬼,而鬼死了会怎么样?”

    这个问题倒是着实问住我了,确实人死了可以变成鬼魂投胎,而鬼魂死了会怎么样呢?大家都知道魂飞魄散这个成语,但是魂飞魄散又是个什么意义呢?

    杜子仁道:“罗酆山和其下的死海乃是天下死气之源,可以说是古来鬼的诞生之所,因此在罗酆山内,鬼魂是不会被真的杀死的,即便是被打的魂飞魄散,也只是会回归死海之中,经过不知道多长时间

    以后,再次化为新的鬼怪。”

    “而现在的你鬼化的身体,已经适应了罗酆山的环境,然而你鬼化的身躯之中有无数阴魂,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么?”

    我刚想摇头说不知道,却又想到了什么,然后一惊:“难道说——”

    旁边一直默不作声的纣晨冷哼了一声,开口道:“这就意味着,你有了无数条命,因为你的身体已经和体内的阴魂鬼气融合,除非能一次性灭掉你体内的全部阴魂,否则的话,杀死你一次,就只是杀死

    了你体内的一个魂魄而已,因为你的身躯已经鬼化,在罗酆山内,就算被伤到了,也只会有魂魄消散,你真正的肉身反而不会受到影响。”

    虽然我还是没有完全理解纣晨的意思,但是我却明白了一件事:“这就是说,在罗酆山里面,我杀不死?”

    纣晨又是冷哼一声:“不要太过得意,不过是因为你体内阴魂的数量很多而已,如果真的把你关起来杀上无数次,总有能杀死你的时候。”

    我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不由得打了个寒颤,那可真真正正是地狱里才会出现的场景了。

    不过骤然听到这样的消息,还是让我十分震惊,震惊之中又带着几分欣喜:“这意思是,我差不多就是半个不死之身了?这么厉害?”

    不过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真的假的?我只是体内被封印了很多魂魄而已,那些魂魄凭什么替我抵命?”

    一边的纣晨冷哼了一声,我眼前一花,只见一道寒光闪过,一柄钢刀迎面劈来,刀刃深深的砍进了我的胸前。

    我往后退了几步,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这时候低头看时,胸前依然完好无损。

    我摸着胸口哭丧着脸道:“姐姐,我相信就是了,不要用这种方法来证明好么,很痛的啊。”

    不过我还是感觉十分神奇。

    从刚刚到现在,我被杀了三次,但是我还是好好的坐在这里,除了衣服被撕裂的乱七八糟,却是什么伤口也没有。

    没想到不死之身这种只会在电视电影里面出现的东西,居然我也有体会的时候,虽然根据杜子仁的说法,估计仅仅是在罗酆山里面有效罢了。

    但是我马上又想到了一个问题。

    我体内的那无数阴魂,虽然大部分我都不认识,但是其中还有一个莫名其妙被吸进来的黄雅云的魂魄。

    我可一直没有忘记这件事,一直在考虑着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解决我体内的这些阴魂,然后解放黄雅云的魂魄,将她超度入轮回。

    毕竟这女孩可以说是因为我们而无辜死去,死后还要被困在我的体内,未免也有些太对不起她了。

    但是现在看来,我这不死之身,似乎每死一次,所消耗掉的都是我体内的一个魂魄。

    如果我再被杀的话,黄雅云的魂魄消耗了,那可怎么办?

    虽然我体内阴魂无数,这几率很小,但是再小的几率,它也还是存在的。

    这么一想,我刚刚才生出的一丝“反正死不了随便拼”的心态马上就消失了。

    “所以你现在并不用惧怕他。”旁边的杜子仁开口了:“罗酆山被张天师封印了接近两千年,和外界隔绝开来,阴阳二气无法循环,就算罗酆山是鬼气之源泉,这两千年的封闭下来,鬼气也已经减弱了太多,否则就凭你那些同伴身上的仙气,根本撑不了多久。而纣晨在这罗酆山和我大哥一起封闭了两千年,力量早已经比当年减弱了太多。”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