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族小说网>书库>都市青春>抬龙棺> 第五十八章:道观

第五十八章:道观

    第五十八章:道观

    谭金倒是愣了一下,随即贱笑道:“你都知道墓门和葬门了,却不知道阴五门?”

    我看着他笑的贱兮兮的就想踹他:“行了别卖关子了,快点说,什么是阴五门。”

    一边的老霍解释道:“葬门和墓门都是阴五门里面的,阴五门一共有五门,分别是葬门、墓门、风水门、尸门还有索命门。”

    “葬门和墓门我知道,风水门是说风水师们么?”

    老霍点了点头:“不过阴五门的风水门,指的是专门看阴宅风水的风水师。”

    “哦。”我点了点头:“难怪是阴五门的风水门,那尸门和索命门又是干什么的?”

    谭金在旁边插嘴解释道:“尸门就是指的那些摆弄尸体的咯,什么赶尸人操尸人养尸人背尸人,反正就是和尸体打交道。”

    “至于索命门嘛。”谭金嘿嘿笑道:“说白了就是拿钱杀人的那些家伙,也就是杀手,不过虽然说是在阴五门里面,和其他四门基本上是格格不入,我们基本上也没和他们打过交道。”

    老霍点了点头:“确实是这样,阴五门说的好听,实际上都是靠死人吃饭的家伙,所以叫做阴五门。葬门还好一点,墓门里面那些倒斗的和尸门里那些玩尸体的家伙里面有不少不好惹的。不过最不好惹的还是索命门的那些人,很多都是亡命之徒,小马哥你以后要是碰上了,少和他们打交道,没好处的。不过没钱拿的话,他们一般也不会招惹别人。”

    我点了点头,俗话说有三百六十行,中国自古以来就有很多职业,还有人把职业分为上九流中九流下九流,但是也很难囊括所有,这阴五门的说法,我到还是第一次听说。不过这索命门我似乎也听说过,也同列外八行之一,毕竟杀手这行自古以来就存在。古龙小说里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最古老的行业有两个,妓女和杀手。

    吃同一口饭的人之间除了竞争,也会抱团,出租车司机都有帮派,这群吃死人饭的家伙会同为五门也不难理解了。

    谭金笑道:“这次除了你和之前老霍招来的墓门的一些伙计之外,还有个从湘西来的尸门的人,不过不是老霍找来的。好像是考古队通过关系找到的,所以你也不用怕,是棺材你就解决,要是尸变了就交给人家,术业有专攻嘛。”

    我点了点头,又开口问道:“既然是棺材的事情,你们为什么不找凤先生,他可比我在行。”

    谭金和老霍对视一眼,哈哈笑道:“一鸣,我们可请不起你家老板,而且也请不动,他现在只做棺材,单独抬棺的活从来都不接的。”

    “那也不用找我啊,我可是24k纯新手,你们墓门的人都能找到,抬棺的八仙还找不到么?”

    谭金嘿然道:“一鸣,你也不用太谦虚了,葬门人虽然多,但是有本事的八仙可不多,大部分都是些半桶水的土八仙,怎么能去抬人家明朝的棺材,哪里比得上你这正牌货。”

    我闻言就乐了:“怎么八仙还有文凭的?还分正牌杂牌?”

    老霍也笑道:“小马哥,我早说过你有前途,你可是凤老板的弟子,别的不说在棺材这方面,说你有文凭也不过分。”

    他们这帮我吹得我自己都有些脸红:“我就是个学徒工,话说凤先生收个学徒工有那么稀奇么?”

    谭金拿了个起子起开了啤酒盖,灌了一口,嘿嘿笑道:“不管是学徒工也好,徒弟也罢,能学到凤老板的手艺就够了。一鸣啊,你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就来了,凤老板做葬门的头羊已经十多年了,这么多年里都没收过一个人,现在忽然多了你,你知道意味着什么么?”

    谭金说的我心里一惊,凤先生居然是葬门的领头?看他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样子,我真的很难想象。

    “行了,说那么多也没什么用,基本上该说的也都告诉你了,考古队那边给出了价格,如果里面确实有凶棺你能解决的话,棺材抬出来之后,给你五万。你考虑一下,去不去?反正你现在也没什么事吧,凤老板一年只做三次生意,大部分都是年底才有。你这么长时间,总得给自己找点事做吧?”

    老霍也劝我道:“确实是,小马哥,你现在刚入行,总得干两单好生意来开头,这样以后才不会被门里的人看低。”

    我想了想,谭金和老霍说的也不是没道理,现在我在洞庭祥天天除了练木工和学纸扎之外也没什么事能做。是得找点事情做,不然我总不能指望凤先生一年开张三次来练手。

    刁老金说我现在没有命格,要是想不被盯上,就得靠抬棺和做棺材来增加身上的阴气,用阴气来掩盖自己没有命格的事情。我等在店里,也不会有棺材送上门来让我抬,我现在的手艺距离做棺材也还远得很,那就得主动出击才行。

    当然还有个原因是我现在什么都不干,自然也挣不到钱。上次凤先生给的薪水不少,但是总有用完的时候。到时候就算凤先生再给我发薪水我也不好意思拿,还是得找点外快才行。

    至于能不能抬那凶棺,我现在还是有点信心的,这段时间下来,棺经里面的内容已经仔细钻研了一大半了,关于之前凤先生说的关于八字的地方也都已经看过了,虽然还没实践,但是现在就是实践的机会啊。就算抬不了,直接撤退就行了,反正是明朝的棺材,抬不了也没有家属会找我麻烦。

    这么一想,我就下定了决心。

    “那行吧,我就跟你们走一趟。”

    谭金一拍手:“好,果然不愧是马老大的孙子,我没看错你。”

    “马老大?”我闻言一愣:“你是在说我爷爷?他什么时候成老大了?”

    谭金马上眼珠子往上一翻,开始装起傻来:“什么马老大?我刚刚有说过么?”

    我见状一阵无语,叹了口气道:“算了,就知道你不会说,行了,不问你了,我们什么时候走?”

    谭金这才恢复了笑嘻嘻的模样:“不急,今天考古队就在市里补充装备,明天早上回来接咱们的,到时候也可以提前见见那尸门的高手,看看是什么样子的。”

    “那行,我就先回去了,明天早上再过来吧。”我站起身来道。

    谭金摇了摇头嘻嘻笑道:“说了别急嘛,这次不光是我们三个,还得再叫上一个,才算稳。”

    “叫谁?”

    谭金眨了眨眼睛:“你上次见过的,楚思离啊。”

    我马上就想起来之前在张家的那个穿着僧袍带着念珠,虽然脾气温和但是有点敏感差点把我胳膊拧下来的那个年轻人。

    “他啊,叫他干嘛?他也是阴五门的?”

    “他不是阴五门的,不过可比咱们都有用多了。”谭金神秘兮兮的笑道:“到时候你就明白了,不过你得跟我一起去叫他,没有你的话,我们不一定能从他师父那里把人带走。”

    “哦?可我不认识他师父啊?”我奇怪道,谭金一把拉住我:“走啦,先去了再说。”

    半个小时之后。

    摩托车停在了一处看起来有些破落的古旧建筑前面。

    “倒了,楚思离和他师父就住这。”

    我看着大门上的牌匾,上面写着三个字。

    “灵云观——”

    我直接就傻眼了,这是一处道观?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