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情相悦

    耿斜河、疏星皎月

    废墟中,残缺不全的墙壁,破旧的废墟倒伏在尘土中,曾经受庇于其下的一切都已埋沉百年,满是凄凉的景象,满是历史的痕迹。

    废墟位于聖地加纳最西方,是曾经的古代遗迹,年代久远,曾经的过往已无从查之。沄凡琉璃第一次来到这个大陆就是从这片废墟中醒来。现已经变成俩人的安居之地。

    寒风飕飕~

    风中少年沄凡,横劈竖砍,进刺退守,一边练剑,一边等着琉璃归来,手中陈旧的残剑,锋光已不再当初,这剑是谁的配剑,或沾过多少血已无从得知。

    “沄凡哥。”翩翩少女边飞边喊

    沄凡把剑放到旁边一个洁白石头。急如星火跑过去说“我等你很久了,你去哪了?”

    “我给你找药去啊,耽误我不少功夫呢!”琉璃摘下斗篷帽,右手小拇指整理着乱了的发型

    “你看我有什么变化!”沄凡眨了眨眼睛,眉欢眼笑的问着琉璃

    “没变化啊!”琉璃绕着沄凡,从上往上看“真的没变化啊。”

    “你再仔细看看。”沄凡再次确认

    “我看到了,我开玩笑的。其实不管怎么样,你在我心中都是最完美的。”琉璃眼神坚定认真的说着

    “嗯。”沄凡心满意足的微微点头

    “你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琉璃急切的从千宝囊里拿出三小瓶,其中一瓶只有三粒,颜色也和其他不一样。是琉璃去丹药商店炼制而成。

    “你先吃一颗。”琉璃从其中一个小瓶子倒出蛇鳞丹,放在洁白的手里

    沄凡坐在旁边石头上,拿起蛇鳞丹,毫不犹豫的吞下去。身体立马做出变化反应,浮肿的脸立马做出反应消肿,脸上的擦伤,也立马恢复。

    琉璃小手抱住沄凡的脸颊,头顶碰着头顶,闭着眼,说着“我不能失去你,不要再勉强自己,你是我唯一的依靠”眼角微微落泪,沄凡冰蓝色的眼瞳,看着琉璃洁白的脸颊,右手摸着琉璃的左下巴,闭着眼,微笑着。

    皎洁的明月似钩

    两人在月色下,热情的拥抱在一起,她那柔软的触感以及幽香,他抬起她红扑扑的小脸,望着那流泪过后的眼眸,慢慢地,他吻上了她粉红的唇,一夜春风一夜深

    清晨,万籁俱寂,东边的加纳聖地,泛起的一丝丝亮光,小心翼翼地浸润着浅蓝色的天幕,新的一天从远方渐渐地移了过来。

    睡眼朦胧、似梦初觉、沄凡慢慢醒来,昨夜视乎是一场梦。

    沄凡缓缓起床,缓步来到外面,石头上的剑,视乎在告诉着沄凡,这不是梦?

    沄凡迈四方步的来到石头前,左手拿起残剑,右手无目的的抚摸着剑身。“嘶~”沄凡不小心被剑韧的锈迹划伤,手指滴着血,血滴落到剑身,血液瞬间被吞噬,沄凡左手拿起剑,仔细着看着。沄凡感觉有些蹊跷,挤压着手指的伤口,把血液滴在剑身上,血液马上被剑身吸收。。

    “这不会是把吸人血的剑吧?”沄凡不知所措,担心这剑是否会威胁到自己

    “还是扔了吧!”沄凡拿起剑,往附近的枯井走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